投稿指南
一、来稿必须是作者独立取得的原创性学术研究成果,来稿的文字复制比(相似度或重复率)必须低于用稿标准,引用部分文字的要在参考文献中注明;署名和作者单位无误,未曾以任何形式用任何文种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过;未一稿多投。 二、来稿除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之外,不侵犯任何版权或损害第三方的任何其他权利。如果20天后未收到本刊的录用通知,可自行处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三、来稿经审阅通过,编辑部会将修改意见反馈给您,您应在收到通知7天内提交修改稿。作者享有引用和复制该文的权利及著作权法的其它权利。 四、一般来说,4500字(电脑WORD统计,图表另计)以下的文章,不能说清问题,很难保证学术质量,本刊恕不受理。 五、论文格式及要素:标题、作者、工作单位全称(院系处室)、摘要、关键词、正文、注释、参考文献(遵从国家标准:GB\T7714-2005,点击查看参考文献格式示例)、作者简介(100字内)、联系方式(通信地址、邮编、电话、电子信箱)。 六、处理流程:(1) 通过电子邮件将稿件发到我刊唯一投稿信箱(2)我刊初审周期为2-3个工作日,请在投稿3天后查看您的邮箱,收阅我们的审稿回复或用稿通知;若30天内没有收到我们的回复,稿件可自行处理。(3)按用稿通知上的要求办理相关手续后,稿件将进入出版程序。(4) 杂志出刊后,我们会按照您提供的地址免费奉寄样刊。 七、凡向文教资料杂志社投稿者均被视为接受如下声明:(1)稿件必须是作者本人独立完成的,属原创作品(包括翻译),杜绝抄袭行为,严禁学术腐败现象,严格学术不端检测,如发现系抄袭作品并由此引起的一切责任均由作者本人承担,本刊不承担任何民事连带责任。(2)本刊发表的所有文章,除另有说明外,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刊观点。由此引发的任何纠纷和争议本刊不受任何牵连。(3)本刊拥有自主编辑权,但仅限于不违背作者原意的技术性调整。如必须进行重大改动的,编辑部有义务告知作者,或由作者授权编辑修改,或提出意见由作者自己修改。(4)作品在《文教资料》发表后,作者同意其电子版同时发布在文教资料杂志社官方网上。(5)作者同意将其拥有的对其论文的汇编权、翻译权、印刷版和电子版的复制权、网络传播权、发行权等权利在世界范围内无限期转让给《文教资料》杂志社。本刊在与国内外文献数据库或检索系统进行交流合作时,不再征询作者意见,并且不再支付稿酬。 九、特别欢迎用电子文档投稿,或邮寄编辑部,勿邮寄私人,以免延误稿件处理时间。

新春走基层|为万家烟火,“安全机长”除夕夜

来源:哈尔滨学院学报 【在线投稿】 栏目:综合新闻 时间:2021-02-17 14:35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新华社乌鲁木齐2月15日电 寒风呼啸,冬日的阳光勾勒出天山的轮廓。赛依克江·吾龙脱下手套,摸了摸黑色的静电球,走进“钢铁迷宫”般的操作区。 在我国边陲小城霍尔果斯,赛依克

新华社乌鲁木齐2月15日电寒风呼啸,冬日的阳光勾勒出天山的轮廓。赛依克江·吾龙脱下手套,摸了摸黑色的静电球,走进“钢铁迷宫”般的操作区。

在我国边陲小城霍尔果斯,赛依克江是国家管网西部管道公司霍尔果斯压气首站压缩机班的班长。进口自中亚的天然气在他这里“铆足了劲”,沿着能源大动脉西气东输二线、三线东抵沪上、南至香港,将神州大地气脉相连,保证了春节万家烟火。

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赛依克江解释说:“天然气从中亚过来后,每隔150公里就需要压缩机提压,为它提供动力,才能往下游继续输送。”

踏进操作区,脚下有轻微的震颤感,这是输气管道在增压输气。厂房内机器不停运转,轰鸣声高达90分贝,赛依克江戴上特制的耳塞、打起手电筒,开始查看站里最值钱的“大家伙”。

8台进口压缩机,每台价值8000万元,这是站里最核心的设备,技术最过硬的人才能操作。“别看它是个大家伙,我已经熟悉了它的脾气。”说到压缩机,赛依克江如数家珍,手电一打,仪器损耗、跑冒滴漏,他都看得“真真的”。

守着这些宝贝疙瘩,赛依克江和机组成员从不敢怠慢,定期进行常规作业、维护保养,“读懂”它内心的气压和脉动,但有时也被它“折腾”得不轻。

2018年1月,霍尔果斯遭遇极寒天气,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赛依克江和班组成员加频检查,发现压缩机滤芯的压差越来越高,进气量越大堵得越快,排查了好久,才发现原来是压缩机滤芯结霜堵住了。他立刻给站里汇报,全站员工披风出征,在冰天雪地里更换了240个滤芯。

霍尔果斯压气首站负责人张楠说:“压缩机和飞机的发动机是一个原理,国门首站的8台机组连续无故障运行时间突破小时,赛依克江是当之无愧的‘安全机长'。”

如今能熟练操作高端设备的“安全机长”,当年只是山沟里的放羊娃。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尼勒克县二牧场雪山沟,地如其名,常年积雪皑皑。1983年,赛依克江·吾龙就出生在这,兄弟姐妹6个,他是最小的儿子。按照习俗他应该待在家里给父母养老。

“中途有一段时间辍学,回家放羊,老师觉得可惜,给我爸苦口婆心地做工作。”赛依克江说。高考那年,赛依克江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他选择了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

如今,放羊娃已经学成归来,成长为掌握“硬核”科技的老师傅,他带的压缩机班的“这届学生”都很洋气,操作手册大多都是英文,大家对设备操作都谙熟于心。

“家人们不懂我的工作,我每次都对他们讲我在鼓捣飞机,既是机长又是地勤。”今年过年,赛依克江坚守在站里,却觉得离家很近,“除夕夜,我要为万家烟火站好第一班岗。”(新华社记者张研、高晗)

文章来源:《哈尔滨学院学报》 网址: http://www.hebxyxb.cn/zonghexinwen/2021/0217/576.html



上一篇:公安部交管局:预计明起返程车辆将增多请合理
下一篇:没有了

哈尔滨学院学报投稿 | 哈尔滨学院学报编辑部| 哈尔滨学院学报版面费 | 哈尔滨学院学报论文发表 | 哈尔滨学院学报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哈尔滨学院学报》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